上青盘大网 ?>? 数码 ?>? 正文

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

时间:2019-09-09 08:0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671次

标签:a

我没吭声,转身往食堂跑,李丽也跟着我。身后就传来小王的声音:“张老师,可别太仁慈,开学才多久啊,你们班刺头违反校纪校规的事还少吗?”

我非常惊诧,心想,开什么玩笑,从来没听说过有健身房中秋节放假,撑死就是提早下班而已。可当我看到那紧闭的玻璃门时,脑海中猛地浮现“倒闭跑路”的情况。我赶忙联系了小斌,他解释是“今天放假”。我虽深感疑惑,但是也没多说什么。

一天,李建劝我:“实在不想考公,你就好好当你的社区工作者吧,你这么漂亮的人儿,若身上整天散发着一股葱花味儿,岂不是暴殄天物?”

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,享有独家版权授权,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一进办公室,我就看见我的办公桌上居然放着一盒食堂打包来的炒米线。

出校门没走出几十米,手上已被塞了好几张健身房的宣传册。这些销售如出一辙,都是拽着人说不停,死乞白赖地求加微信,嘴上各种优惠活动也是纷至沓来,各说各家的好——“年度最低价只要699,双人报名还可以减100”,“交100顶1000”……

“火车站边上的东西还真是不能买。”赵哥感慨一声,呷了一口啤酒又问:“你是不是也上过当,才会这么清楚?”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超市,我看花了眼,什么都想买。那也是我第一次吃薯片,好吃到难以形容。当天我就把那一周的零花钱用光了。

结果,行测和申论我考了总分152的高分,在我自己史无前例,李建以及身边所有参加过公考的人,也从来都没有这么高的成绩。

“好吧,既然你都有这样的保证了,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,保证书写了,一定的惩罚也必须要有。这次我们班包干区比较大,从今天起,教室外的走廊拖地你负责。一天3次,连续一个月,看你表现,我会让其他同学监督你。如果你耍滑头不好好干,我可不会再跟你讲情面了,直接请你爸来。还有,如果再有事情,不管什么原因,我们新账老账一起算。”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,我故意提高了声调。

),全校20多个名额,分配到我们学院只有2个,而符合条件争夺这2个名额的,有48人。僧多粥少,和我一起报名的室友小荷直接泄了气:“我肯定是没戏,我就裸考一把,积累点战斗经验算了。”

“张老师,老子是最讲江湖义气的,我只是给自己兄弟去撑下场面,我没想着动手,打架的有一个跟我同一个地方,我们可是发小。”

总是有家人和朋友上门询问。霍姆斯总是充满同情,乐于提供帮助。警方仍未介入,显然他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现在越来越多富裕的访客和国外显贵来参观世博会了,而扒手、恶棍和骗子们也随之蜂拥而至。

我咬牙切齿:“不行,我非考不可。连面试都进不去,我对得起这一路的‘出类拔萃’吗?”

说法简直如出一辙:我没有吃皇粮的命,财运却很好。大师还算出了我爸爸命很短。

林哥抹了一把眼泪,大着舌头感慨:“不容易啊!多少人参考后无缘面试,也就早早收手另谋出路了。偏偏像我们这样的,每次都能进面试,每次离成功就差那么一丁点的距离。就这一点点微茫的希望啊,牵着我们一次次出征……”

几天后,箱子到达芝加哥,一位车夫将它运送到了莱特伍德的这个地址,却找不到名叫威廉姆斯或者戈登的收件人。他将箱子运回了富国公司的办公室,不过没有人前来认领。

“富哥、秦姐,都走了5遍了,机子也换了3台,你们也一张张仔仔细细看过了、摸过了。你们要是信不过我,这生意就算了。”小武皱起眉头,难得地露出不悦之态。

赵哥卸下他巨大的双肩背包搁在自己的皮鞋面上,小心翼翼地不让背包沾到地上的泥水。等他摸出手机数据线,再背好背包,连上手机,额头上已经沁出一层细汗。

站在货车上去满街游行,一边播放着土气的音乐和蹩脚的广告,一边穿上上一个节目的女演员刚换下来的脏演出服,我难过极了。在“豪斯登堡”,我们像是人人尊敬的艺术家,可回到这辆马戏车上,我们不过是跑江湖的卖艺人。我甚至不敢正眼看街上的行人。

学校的厕所同时也是浴室,建在校园最里面靠岩壁的地方,也是红砖房,浴室与岩壁间有一个1尺多宽的巷道,常有冷风从破碎的玻璃窗灌进来。那时候,我们从没人敢独自去上厕所或者去洗澡,因为曾有女生看见那扇窗户里似乎出现过一双眼睛,也曾有落单的女生在洗澡时听见有人在门缝里问:“还有没有人洗澡哦?”

我多少还有点意外,“可以,你们直接去食堂吧。哦,你的饭卡里还没钱,而且饭卡充钱的时间已经过了,要到下午了。”

不出一周,两人的“新货”就全用了出去,净赚1500。这还是在小心翼翼地掺杂着真钞使用的情况下。秦大姐算了笔账:“四季发”一个月的进货流水大概在5万上下,春运更是要翻两倍,如果全用小武的“新货”,每月赚3万易如反掌。而富平,他的招待所和小旅馆一天收的房间押金就有一两千了。

事后又问才知,他笔试差出人家3分呢,反超很难,一番无情吹嘘,才造成对方心烦意乱,胜算尽失。

随后我把班长叫到办公室,让他帮我盯紧刺头。我故意将班长的座位安排在了刺头的后一排,我怕刺头一旦遇上什么事就又冲动了,班长在他身边,也可以及时劝阻他一下,有个缓冲,然后马上向我报告,我可以第一时间把刺头的冲动扼杀在摇篮里。

我没有听从亲朋劝告辞职备考。我怕考不上,再失去这个临时饭碗。好在之前参加培训的功底还在,我没再花钱买课,只是把自己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自学上。

室友们都是从各个学校选出来、通过入校前一个月的集训、优胜劣汰留下来的。而我能进学校,是父亲的朋友介绍的,他后来也成了我的教练——我一直为自己走了后门而自惭形秽,好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和大家搭话。

就在我下定决心、宁愿去打工也要离开舞台的时候,杂技团的会计岗位空缺了。团领导同意试用一个月,但要求我必须拿到会计证。

于是,我找到了销售询问办卡事宜。销售开价780元“一年卡”,还强调“如果现在不办,未来的数月将会逐渐涨价”。相比连锁品牌健身房动辄上千的年费,这个价格对我比较有吸引力。只是我此前的健身卡,还有小半年才到期,现在开新卡着实不划算。

“也不晓得是不是我当时的幻觉,好像真看见作坊玻璃窗外有七八个红点在晃动,像烟头一样。我们迷迷糊糊验完‘新货’——其实也就是在昏暗的灯下看了两眼,就把自己带的钱交给了‘木墩儿’。”富平懊恼地对我说道。

我一般没课就去健身,也算是“错峰出行”,可即便如此也还是经常要排队。我每天会在健身房耗上一两个小时,增肌、力量训练为主,有氧训练为辅。当然,这种强度的训练配合私教更好,但囊中羞涩,着实难负担300元一节的私教课。

--- 印象笔记官网
标签:a
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
网站简介?|?版权声明?|?联系我们?|?广告服务?|?工作邮箱?|?意见反馈?|?不良信息举报?|?
Copyright?2006-2014 上青盘大网 www.hangzhouzhik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